加入收藏

文章类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类

【影评征集】《桃姐》:遥望老去的年华

作者:xmumovie    发布时间:2012-4-2 22:31:51    浏览次数:942 次

 

       怒放着的年轻人忙于享受当下的青春,来不及思考衰老这件事,但时光冷峻,岁月无情,活下去终究要老去。一个流传于中国的孝道起源大致是这样的:很久以前,人们还没有“孝”的意识,父母老去无法劳作后,儿子会背着老人上山,把他们留在山里自生自灭。有一天,儿子背着老母上山,一路上母亲总是随手摘下树枝仍在路上,儿子问起,母亲说:“这样我儿子回去时就不会迷路了。”儿子一听,顿时心生愧疚,背着母亲转身就回去了。“孝”便由此而生。这个故事的前半段变成了深泽七郎的《楢山节考》,后来分别被木下惠介和今村昌平改变成了电影,把一个生产力和人情的对峙演绎得痛彻而冰冷。这是东方式的思考。


       生产力是一个无法满足的欲望机器,如今的老人问题依然和它脱离不了关系,时光和物质在整个社会的胁迫下被用于追逐更高的生产,无法参与生产的老人们,有时候难免就被忽略了。所以,人口老龄化问题的解决是件濒临绝望的事。《桃姐》提供了一种妥协后的视角,因无奈而不得不“乐在其中”,这是一个相当难处理的题材,但许鞍华寄于东方的普世价值,给观众提供了两个思考的契机:一是老一辈的情感和生存状态,而是自我的老去。这样的电影,再由一个精于捕捉细节的导演加工,很难不打动人。


       《桃姐》的重心不在主仆二人的关系上,如果从主仆关系来看,其剧情是失衡的。显然,自身作为一个老者,导演的目光更多地集中在了老去的桃姐的心理上,并由此带出如遍布大街小巷的养老院里老者们的凄凉状态,那真的是凄凉得令人心痛的,英雄迟暮也戚戚,毋论区区小布衣。编剧在设置老人们身份时涵盖面稍广,并使不同身份之间产生碰撞,由此在给影片增添乐趣的同时,亦使暮年孤独的光景更为厚重。贪恋女色的坚叔,先于母亲入院的中年女,偏爱儿子而遭女儿怨恨的老母,即使迷恋权威在院里也不忘训斥院友的校长,也摆脱不了那份独自吟诗的寂寥,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许鞍华把孑然一身的老人吟诵配上安静的静物镜头,恰如其分地营造出那份影像的魅力,这又是东方式的。


       影片并不止于此,桃姐六十年的佣人生涯使导演得以表达另一种关怀。身份对于老去的桃姐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当她进养老院的当天遭遇别人猜测其佣人身份时,立即发起了激烈的反击,这是一个典型的表态。之后,对梁少来探望一事也经历了由抵触到期待的转变,转变的关键是梁少改口称她干妈了,这对桃姐来说是重要的认同,两个人得以达到畅谈往事的境地。但桃姐内心的自我认同却很难转变,尤其在遇到梁少母亲以及梁一家时得到凸显。这类矛盾立体化了桃姐的角色,使影像能够多面触及到这个人物。从中可以发现许鞍华对桃姐所投入的情感。有意无意间,导演把梁少对母亲的感情和对桃姐的感情稍微做了对比。这印证了片中牧师所言:人类最深的愉悦来自忧伤,最大的欢乐来自苦难(大致如此)。


       激烈的女性主义电影批评者肯定能找出《桃姐》各种需要被批判的地方。所以我在开头说许鞍华是选择一种妥协后的视角,一种在既成基础上的发掘,这还是扯到东方人的智慧,不愠不火,却嚼之有味。她让我这么一个楞头青年得以缓一口气,遥望一下我那老去的年华。

 

(08日语裘胜斌)

 

电影节活动

竞赛单元
非竞赛单元

Copyright © XMUMOVIE.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21512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厦门大学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     邮编:361005     E-mail: xmumovie@163.com       联系电话:18959200905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