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文章类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类

【影评征集】《天降》:被神舟看中的宝地

作者:xmumovie    发布时间:2012-4-2 22:34:44    浏览次数:1028 次

 

       我们脚下的大地不是普通的大地,它的辽阔与深邃孕育了无尽的个体生命、民族、以及一个不断走向分化的集体,它同时是一块魔地,自古即不缺神怪异事之传说;我们头顶的天空亦不是平凡的天空,它是希望,是隐喻,是承载着庶民敬畏及最后一丝自尊的超自然存在。这块不普通的大地与这方步平凡的天空仿佛是一拍即合,它们所建构的,用张赞波的话说,是我们魔幻现实主义的祖国。《天降》是张赞波献给他魔幻现实主义的祖国,以及六十年来在此默默生活的人们的一部作品。


       在主流媒体和国家意志的宣传里,火箭升空神舟飞天这类提升综合国力的航天事业进步总能使我们穿上自豪的外衣。进步总是伴随着牺牲,有些牺牲是被赞扬被歌颂的,譬如那些夜以继日废寝忘食专研技术的航天工作者,而有些牺牲是被遮蔽被掩盖的,他们被笼罩在强大的国家意志与卑微的个体命运之间的矛盾里,永无宁日。每一次的火箭升空后,他们都会迎来无法预测的“天兵天将”,置身事外的军人说火箭残骸哪里会有辐射,这是辟邪的,而对散落在湘西大山里的村民们而言,每一次综合国力的提升都是一次集体生命的冒险。几十年过去了,国家仍然未采取任何有效的防护措施去保护无力的农民,庄稼被破坏,女儿被火箭碎片削去脑袋,房子被砸成大窟窿,不是一两次,而是几十次,弱势群体没有声音,因而他们被遗忘了。卫星观测站军人来理赔,说农民不能吃亏,但是国家也不能吃亏,拿保险公司的滞后做间接威胁,甩下2000块钱闪人,留下孤苦伶仃疾病缠身的老者在第二天的大雨中束手无策。残骸把田地砸成大窟窿了怎么赔?没得赔!江参谋说了:“地TM都是GCD的”,“砸坏了什么破JB庄稼”,全村人无奈地望着两辆军车浩荡离去。更可悲的是,这样的荒诞似乎已被我们司空见惯而麻木不仁,靠着纪录片工作者去挖掘出来创作可供围观的素材,以期“围观改编中国”,然围观的途径却正被人为的,非人为的方式逐渐切断。


       张赞波在其创作谈里说道:“我之所以说《天降》是一部有关中国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是想借‘魔幻现实’这个词来表达我们身处的现实的荒诞性。原来我人为卡尔维诺的《树上的男爵》这样的故事只存在于小说或者电影里。后来我看新闻知道重庆奉节有一个老汉,因为反抗拆迁的不公,最后他爬到一棵桉树上,住了三个月没有下地,吃喝拉撒都是在树上。这分明是《树上的男爵》的中国现实版。还有乔治奥威尔的《1984》,本来是一个寓言,但分明能对应到我们当下的许多现实,从某个层面来说,2010年和1984年没有什么区别。”时至2011年,这样的状况并无任何改观,而绥宁县火箭残骸降落这样的事件,也只不过是这个大魔幻现实土地上一小块不值一提的版图而已。火箭残骸砸坏了房子应该高兴,不存在麻烦,因为它是“看中了你们家那块宝地”,魔幻现实主义的国土诞生了魔幻现实主义的人,魔幻现实主义的人说出魔幻现实主义的话语,荒诞不羁的现实养育着一群荒诞的理赔专家。


       回归家园创作的张赞波显然不只是想揭露祖国的航天残骸问题,他对这片土地的深厚的爱使《天降》呈现出一种广阔的立体式格局,“家园”、“祖国”、“大地”、“天空”四个主题使其在国家意志与个体命运的矛盾之外,显示出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被牺牲被利用利用的农村图景。这图景里有着农业文明陨落的无奈与悲凉,亦有着朴素的祖国情节与国家崇拜,更多是生活,是垂垂老者守候着大山里的庙宇。张欲呈现出的几个层面的张力无疑都呈现出了,强大的国家意志与卑微的个体命运之间的反差;老百姓身上体现出的淳朴的大地情怀、朴素的生死观念和他们艰难的生存境况之间的张力;最尖端的航天科技与最原始落后的农耕文化之间的张力。张的情感影藏在其镜头里,对官腔的采访以“为人民服务“五个随处可见的大字为背景,而当镜头对准那在残骸陨落中丧女的老父是,却有着百般的不忍与痛楚,令观者感同身受。


       独立纪录片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当它被孤立得如此小众,当小场地放映随时可能冲进安保,宋庄的纪录片交流周被卑微到给周年庆让步,它们却仍旧如野草般钻出坚硬的石头缝,为之呐喊吧,在这荒诞的魔幻现实的每一天里。既是魔幻现实,必有另一面的能力与效应,有句话说得好:最坏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

 

 (08日语裘胜斌)

 

 

电影节活动

竞赛单元
非竞赛单元

Copyright © XMUMOVIE.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21512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厦门大学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     邮编:361005     E-mail: xmumovie@163.com       联系电话:18959200905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