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文章类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类

【影评征集】《东邪西毒》:红尘无路,悲凉落幕

作者:xmumovie    发布时间:2012-4-2 22:40:43    浏览次数:935 次

 

      《东邪西毒》里,林青霞所扮演的慕容燕(嫣)迷失在黄药师一句没有兑现的酒后承诺里,欧阳锋对她说:“喝醉之后说的话,你又怎可以当真。”…林青霞如同舞蹈一般扭动着脖子说:“就算是你的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说完琵琶乐声起,林青霞踉跄转身,掩袖幅面,泣绝无泪,透过窗户射进来的几束破碎而斑驳的高光打在她的正脸偏上,侧脸部处于阴影中,窗户横条也在她脸上投下水波一样闪烁的阴影,勾勒出一个女子绝地悲情的线条与轮廓,那一刻悲伤仿佛变成具象在胶卷中凝滞,似乎再也找不到比这更林青霞的镜头了,抒情的最高境界,不过于此。林青霞一入镜,便是件艺术品,导演不必刻意去雕琢,只须选取恰当的角度去表现其丰富而深沉的各个面即可。

 

       王家卫是少数几个懂得如何去表现林青霞女性一面的导演,而另一位香港导演严浩,显然也是懂得用镜头语言去挖掘她更多内涵的,以此为我们这些迷影之人留下更多情愿沉迷其中的光影。《滚滚红尘》里,沈韶华光脚踩在章能才的鞋子上与他起舞,镜头从推开门后两人漫舞的脚下缓缓后拉,慢慢上升,然后一个跳接,俯视着这对乱世中的情长儿女,以优雅的运动轨迹逼近,接着从远处的空镜左移到阳台,我们看见林青霞那张侧脸,目光迷离望着眼前的男人,扯开披巾盖住两人的脸,不经意说出一句自己追求的归宿:“我们结婚吧!”,却不料成为一生落空的夙愿……三个优雅的长镜头,伴随飘然升起那首罗大佑作曲,三毛作词的《滚滚红尘》,似要风蚀所有人心中关于一个时代的爱恨记忆,而且是以一种古典的方式,如歌里所唱: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那些看似幼稚孩子气的动作,在她身上竟有道不尽的风情数不清的无奈。经典,亦不过于此。


       《滚滚红尘》讲的是命运。从封建末期到抗日战争,到两党内斗的解放战争,再到文化大革命,是大历史,民族命运下的个人命运,里头多少无奈,悲凉,荒唐,热血,爱与恨与不堪一击的挣扎都被时间尘封在了历史的坟墓里,只有身处其中的人能无言体会,而电影只能充满敬意地对这样的命运做一次膜拜,做不了掘墓人。仅仅是膜拜就已遭到唾弃,当年电影上映时,《滚滚红尘》被部分媒体和影评人批评为汉奸电影,统战电影,导演在台湾甚至被要求写悔过书刊登在报纸上。电影一举夺得金马奖各项大奖后,又被诬贿赂评审团。历史总是有这么多小丑,让人不禁想起电影里那对要刺杀章能才的夫妻,听说人家是汉奸就不分青红皂白不论有用无用要去刺杀,刺杀不成则拿着汉奸的钱搬家,丈夫有难了来求汉奸救命,汉奸无能为力则无理地骂他就是害死丈夫的凶手,多年后仍变换着方法陷害章能才和沈韶华,那副无赖嘴脸哪里是个别,俨然是一个民族的众生相。


       沈韶华与章能才的爱情是乱世文人间的爱情,即使不刻意点明,也不难看出其倒影中张爱玲与胡兰成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缠瓜葛。女人与汉奸的爱情必不被世俗所容许,注定了他们当下的痛感与悲剧化的结局。男人又总是难以管住下半身,正如片里张曼玉所言:“女人的身体跟着心走,但男人不是。“章能才后来躲到乡下时和房东搞上了暧昧,枉韶华千里迢迢赶去,见到的却是背叛,转身离去,留下能才一人在滂沱大雨里追寻。越精致的女人,越是不堪一击,越是需要保护和爱怜,余老板恰好填补了能才时间上的缺失,在物质世界里为韶华无私地发挥着属于男人的光热。韶华对余老板显然没有爱情,但这丝毫不影响余老板爱情的壮观,他只是不奢求回报卑微地爱着,保护着,陪伴着韶华,就算上了逃离大陆的轮船,当急迫的目光搜寻到码头上挥泪别君的韶华,也还是选择跳下船去陪她,他说我不怕死,我只想照顾你,对你好,过个三五年,等局势稳定了,章先生就会回来接你走,我不会计较的。这样的男人是幸福的,遇到这种男人的女人,即使不幸福,也请一定要感恩。爱情没有卑微与伟大之分,余老板卑微的单恋,分明是电影中一曲动听的赞歌。


       要说戏,张曼玉比林青霞晚顿悟一步,但这部1990年上映的电影里,张曼玉已经萌动出后来如入化境的演技。她是少数跟林青霞一样,经得起长镜头凝视的华语女演员,双眸里饱含哀怨,妩媚,灵动,东方式含蓄。张曼玉在戏里扮演月凤,月凤的爱情和革命一样热烈,所以最后把命也送给了革命,死后的她说:“是我自愿的,他把他的心交给他的梦,我把我的心交给他。”爱他就随他而去,生死何妨。相比韶华的内敛,月凤是奔放的,两个女人不同的爱与命运,交织成一幅乱世爱情相,被烧毁在历史的大火里。


       说来好笑,《滚滚红尘》的叙事结构竟让我联想起《盗梦空间》。电影的图景是由老去后的能才的回忆带出来的,苍老嘶哑的旁白连接开头结尾,气氛被烘托得沉重。能才回忆的故事里头,玉兰与春望的故事以平行蒙太奇的方式由韶华述说着,那是韶华笔下的人物。严浩是香港新浪潮中的健将,他在片中以实验电影的手法,使得这个平行世界里人物时而似幻觉,时而又与产生现实产生交叉的错觉。而我们坐在屏幕前,以抽离的状态观看一层又一层的爱情,光影本是梦,梦里又有梦,一层一层地被书写,红尘本无尽,滚滚漫西天,终有一天,我们自己的时代,也将成为书写的对象,而我们则随红尘而去,没有出路,好悲凉。


 (08日语裘胜斌)

电影节活动

竞赛单元
非竞赛单元

Copyright © XMUMOVIE.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21512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厦门大学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     邮编:361005     E-mail: xmumovie@163.com       联系电话:18959200905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