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文章类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类

【影评征集】《一一》:看见生命的背面

作者:xmumovie    发布时间:2012-4-6 12:29:14    浏览次数:1364 次

 

一直心口紧缩着听完片尾的钢琴曲,三个小时的电影,仿佛看尽了自己的一生。枯燥、冗长、平淡、琐碎、寂寞,以及对宿命深刻的无力感,然而却是真正的生活。忽然觉得,自己也老了。

或许导演只是最大限度的还原了真实,把我们看不到的、背后的,或者说是忽视、遗忘的人生拍给我们看。而我们,就如同看到照片中的,自己的背影,感觉陌生,甚至恐惧,最终内心被深深的触动… …

 

那么庞大的信息量,一个城市、一个家庭中几代人的疲惫、挣扎与无奈,以及从每个人身上都可以看到的,过去、现在、未来的自己。

 

NJ,隐忍的中年男人,一次次在公司需要老实人的时候出面,又一次次在公司背着他做出决定时被迫编谎话离开。他是不适合生意场的,别人谈生意的时候,他只是看着窗外的的鸽子出神。他不知道既然什么都可以装,还有什么是真的。他甚至在对昏迷的婆婆自言自语时,对自己所讲的话是不是真心的也没什么把握。他觉得原本自己很有把握的事情,现在少的可怜… …

他当初因为不想按自己爱的人的意愿生活而离开,却在多年后发现自己做的正是那个人当初希望自己做的事。他也曾有机会去过了一段年轻时候的日子,却最终发觉:“再活一次的话,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再活一次的话,好象真的没那个必要”。

 

敏敏,成功的中年女人,却在发现自己对婆婆每天讲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时候,彻底崩溃了。她觉得自己好象白活了,于是去山上修行,结果发现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位置换了一下,她变成了婆婆,师父们变成了她自己。

 

阿弟,尴尬而落魄的男人,有些事情于他,似乎是一种讽刺。他为了等婚礼的日子等了大半年,因为那是一年里唯一大吉大利的一天,然而就是那一天,前女友来闹场,NJ遇见了旧情人,婆婆昏迷。他的钱赔光了,很多事情还要去依靠前女友。他会看着自己孩子的录象哭出来。他会在妻子与前女友在酒席上大吵之后,回到家一个人笑着说“什么事都没了”,随后陷入沉默。他险些瓦斯中毒而死。他对昏迷的婆婆说自己一切都很好,却不知道是为了安慰婆婆还是安慰自己。

 

婷婷,乖巧的高中女生,因为忘记丢垃圾导致婆婆昏迷而一直自责,长久无法入睡。和隔壁女孩的前男友开始了一段感情,接着面对了一个猝不及防的惨烈结局。后来她睡着了,在梦里依偎在醒来的婆婆身边,发现闭上眼睛看到的世界好美,她终于原谅了自己… …

梦醒之后,婆婆离开了,她却看到了手中的蝴蝶,那盆一直没有开出花来的植物,长出了花苞。

 

洋洋,不爱说话、有点早熟的小男孩。他常常被女孩子欺负,天真的举动被教导主任以最深的恶意揣度,然而他也会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还击。他有自己快乐的秘密,练习憋气,只为了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从同样的位置跳进游泳池。他坚持不对婆婆讲话,只因为他觉得他能跟婆婆讲的,婆婆一定老早就知道了。他用爸爸给他的相机,拍下蚊子,拍下灯光,还有人们的一个个背影,因为他想要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他帮大人们看到生活中真实存在的、被他们忽略的东西,却不被他们理解,甚至遭到冷嘲热讽。他常常问一些大人们也听不懂、也没想过的问题,他说:“你看到的我看不到,我看到的你也看不到,我怎么知道你在看什么呢?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

他对人生的思考与理解,似乎比大人们更深刻。或者这些大人们也曾经想过,只是在被生活的消磨中,忘记了,而洋洋,拥有最初的、纯净的心。他最后对婆婆说:“我觉得,我也老了”。

 

婆婆,一条线索,但又不仅仅是一条线索。或者婆婆就是所有人的将来,而如果她真的听的到他们每天对她讲的,他们生活的疲惫、挣扎与无奈,想象与现实的差别,她会希望再醒过来吗?婆婆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有婚礼当天婷婷对NJ的一句转述:“婆婆一直说自己真的老了”。也许,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

又或者婆婆更可能是听不到的,然而对婆婆讲话的每个人,却仍然有所保留。也许,他们早已经忘记了该如何坦白,以至于到最后只好读报纸。而他们的一次次诉说,是单纯的自言自语?为了自我安慰?还是希望得到一种自我解脱?

 

或许一切只有两个人看得最清楚,洋洋和婆婆。那是只有在生命的最初和结尾才会有的透彻与超然。而过程中的我们,忘记了要去向哪里,也已经回不到最初,就这样迷失在了生活的路上… …

 

关于镜头:

一、印象最深的是镜头的疏离感。

多处像拍摄那场闹剧般的婚礼时使用的,用固定机位的长镜头拍摄的远景;

从阳台向下的俯拍,以及从室外同样的高度拍一扇窗或是一个阳台;

拍摄监视器中婚礼时婆婆回家、洋洋买底片回来场面的长镜头。

都是一种极其客观的角度,似乎我们就在远远的旁观。

 

二、大量的镜面反射,将不同方向的事物折叠在同一平面中出现。

看到医院的玻璃上反射的,谈话的NJ和阿弟,以及后面耍酒疯的男人;看到高楼的影子在车窗上一点点滑过;看到婷婷在照顾生病的父亲,玻璃上反射着万家灯火。

看到窗子里敏敏在绝望的哭泣,NJ在她身边踱步,重叠着窗子上车水马龙的夜色。灯关上,人影消失,只剩下玻璃上的灯光越发明亮;看到办公室窗外的繁华夜景,和玻璃上敏敏的身影。她的身后渐渐亮起来,员工说话的声音加入,看到他们在各自忙碌,一切重叠在一起,更加显出敏敏的绝望。她说:“我没地方可去”。

看到日本的地铁中,疲惫的睡着的NJ和身边脸上写满心事的阿瑞,车窗上的夜色迅速向后倒退;看到酒店窗外美丽的铁塔,和关门后,阿瑞独自哭泣的身影… …

 

繁华城市中的我们,平凡、渺小,又如此卑微,也曾经怀着太多美好的梦想,去追求内心真正想要的生活,即使已经为此放弃了太多。可也许在多年之后,我们才悲哀地发现,原来现今的自己也不过如此,想得到的,从来没有得到过,已经失去的,却永远失去了。我们在城市中孤独地往来穿行,却又不知将去向哪里。我们关上灯,黑暗中却仍找不到容身之处… …

 

关于声音:

一、多次用声音来转场。

其中大多是声音与画面来自不同场合,画面还在继续,声音其实已经切到另一个场景,但这个声音又与原来的画面有着微妙的联系,从而使得这种过渡巧妙而自然。比如画面是仪器中看到的婴儿,而声音已经切到NJ公司开会讨论电脑游戏的场景;还有画面是阿瑞在哭泣,声音已经切到大田同NJ聊天,说:“这事情没那么麻烦,其实满单纯的”。

也有直接用声音转场的,比如从莉莉发现母亲与自己的老师有瓜葛时的哭声,衔接到医院新生婴儿的哭声。

 

二、一个场景中的声音与另一个场景中的画面交错,为另一个场景中的故事做注解。

比如阿瑞在日本对NJ说:“那次你落跑,我真的以为你再也不爱我了。”其实对发生在婷婷和胖子身上的情节做了暗中的说明。

 

三、声音的混杂。

敏敏的哭声与隔壁邻居吵架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构成一幅生动的众生相,让我们感觉到,敏敏一家也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人,他们的问题,在所有人身上都可能发生,而其他人也都有各自生活中的痛苦。

又比如在婷婷被胖子吼,回到家中之后,婷婷的哭声、大人对全身湿透的洋洋说的话、阿弟的吵嚷混杂在一起。

我们听到的并不只是主要人物的对话,还有场景中存在的所有其他声音,给人感觉很真实,很生活。

 

四、还有声音隐约透露给我们的一些信息。

NJ公司的会上,对方讲解电脑游戏时说:“是我们还不够了解‘人’,我们自己”。而片中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或许人们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

在看云的教学片时,洋洋看着屏幕前小女孩的影子,片中的解说词说道:“互相越来越不可抗拒,终于在一个闪电的瞬间,正电和负电又激烈地结合在一起。”并伴随着一个雷电。而洋洋就是在这个时候喜欢上了小女孩。

婷婷在警察局的时候,电视中的天气预报说:“一直到星期四,都会是好天气”。而这对这几天发生在婷婷身上的事情来说,仿佛是一个反语,是接下来不好事情的暗示,包括胖子杀人、婆婆去世。

在电视播放胖子的消息时,忽然出现几秒的黑屏,而电视中模拟杀人现场的声音仍在继续,似乎在形容此刻婷婷心里受到的打击。

 

关于那段平行蒙太奇:

NJ和旧日的爱人行走在日本街头,婷婷坐上了胖子的单车后座。在日本,也在台湾,过马路的时候,他牵起了她的手。日本的他,在重复回不去的过去,台湾的她,感情刚刚开始,又即将无疾而终。上一代经历过的事,下一代又开始经历,仿佛人生就是这样周而复始的重复… …

 

关于片名:

一一,最简单的两个字,却又包含了人们太多的猜测。也许是一一道来;也许指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的一半和看不到的另一半;又也许表示一和一即使加在一起成为二,也仍然是两个孤独的个体。然而这终究是人们个人的理解,没有谁可以知道它的真正含义。

而我更喜欢它的英文名,a one and a two,据说是爵士乐手在唱歌前所念的节拍。一直在心中默默重复着这一句,“a one and a two”,轻描淡写,又似乎随后蕴涵着无限天地。而我们,只需要一个人,静静的,用心听完这一首冗长而丰富的爵士乐… …

 

 (10新传张涛)

 

 

 

电影节活动

竞赛单元
非竞赛单元

Copyright © XMUMOVIE.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21512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厦门大学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     邮编:361005     E-mail: xmumovie@163.com       联系电话:18959200905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