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文章类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类

【影评征集】《铁西区》:那个时代,那些人

作者:xmumovie    发布时间:2012-4-6 12:40:21    浏览次数:1315 次

 

听说《铁西区》已经很久,只是影片介绍里三部九个小时的标注,实在让人望而生畏,也就一直没有去看。十一月的一个下午,感冒了不想出门,蜷缩在寝室电脑前,竟不知不觉一口气看完了这九个小时。

感受最深的,是片中弥漫的末世气息,作为一部独立纪录片,导演王兵用他强烈的个人风格,展现了铁西区——这个最富盛名的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衰颓、败落,以及在那个巨大的社会转型时代,无数普通工人所承受的代价和命运的转变。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充满了厚重的历史感与命运感,粗糙,真实,冷静,又透着关怀。

 

在形式上,王兵秉承了“直接电影”的创作理念。这一理念产生于上世纪60年代初的美国,主张摄影机永远是旁观者,不干涉、不影响事件的过程,永远只作静观默察式的记录,不需要采访,拒绝重演,不用灯光,没有解说,排斥一切可能破坏生活原生态的主观介入。由此,王兵在创作《铁西区》时,刻意制造了一种强烈的形式感,这种形式反传统、反故事、反叙事、反悬念、反节奏,以一个非常长的时间段,意图尽量还原“生活流”,同时使全片具有了一种史诗风格。体现在摄像、剪辑、照明、声音与音响这些具体环节,几乎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直接电影”。

 

在镜头语言的运用上,《铁西区》的摄像是极具风格化的,全片中充满了大量长镜头,甚至有一些超长镜头。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工厂》开篇那个长达七分钟的镜头,火车在铁轨上缓慢行进,经过一座座被灰色的雪覆盖的厂房,这样沉着的、全景式的镜头,仿佛引领我们的视线对铁西区进行一场检阅,虽然沉闷、冗长,却也透露出导演王兵囊括一切时间空间的史诗性的野心,奠定了整部纪录片的基调。

这种极其客观的拍摄手法,使作者几乎消失在摄像机后,而镜头成为了观众的眼睛,使观众能够以一种旁观的姿态,身临其境地观看镜头前的一切。这些都类似于巴赞所主张的,真实、纯粹的影像风格。

片中的镜头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平视角度的固定全景镜头,往往用于空间内部,表现人物之间的互动关系,如《工厂》中澡堂内的镜头,《艳粉街》中商店内的镜头,这种视线的高度、固定的机位,都给人以一种客观、冷静的旁观感受。另一种是随着镜头中人物运动,进行的跟拍镜头,也给观众以一种身临其境的观感。而作者只在片中一个在空旷厂房里上楼梯的主观镜头时,有过唯一一次的现身。

 

在剪辑上,《铁西区》的节奏极其缓慢,这也是这部影片最为人诟病的一点,那些观点认为,《铁西区》几乎可以说是无剪辑,只是对镜头无节制的堆砌。而在自己看来,这种看似庞大的结构,实际上蕴含了另一种节奏,从冬天到夏天又到冬天,漫长的时间跨度,反而让自己强烈的感受到时间的存在与凝重,更意味深长,有一种史诗般的美感。

 

在照明上,《铁西区》完全采用了自然光,使全片呈现出一种灰暗的、金属感的色调,所有画面都散发出一种沉滞的、破败的气息。

 

在声音的处理上,本片也是完全只采用了现场同期声,无配乐、无解说、甚至无采访。

由于是同期录音,所以片中充满工业机器的巨大噪音,所以工人们的语言中夹杂着大量脏话,却体现出一种对抗嘈杂的原始生命力。

虽然只有现场声,却也有几段声音与画面的巧妙配合,让自己印象深刻:有一台收音机总是时不时响着,播放的都是诸如大陆与台湾关系的宏大叙事,与场景中那些无关的小人物们形成一种极大的反差。电缆厂干部们过年期间聚餐,一位中年女干部饱含激情地演唱起一首《走进新时代》,一片辉煌灿烂的歌曲内容与他们现实中的境况形成强烈的反讽,充满了黑色幽默的色彩。还有疗养院中一间宿舍里的工人们,伴着一位工人吹奏的萨克斯,唱起了带点东北二人转腔调的革命歌曲,那种喜悦的神情,仿佛也只在重温过去时才有。

片中除了人物在场景中的自然对话,还有很多面对镜头的主动谈话,就像与朋友聊天,这都得益于导演王兵长时间的跟拍,与拍摄对象们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片中的人们才能对镜头有这样的习惯与信任,这也是相当难得的一点。

 

有好的形式,也要依托于好的内容,《铁西区》中最让自己触动的,是影片展现出的,一个时代与这个时代下的一群人之间的关系。

 

片中凡是涉及工人在厂房中工作的镜头,全部采用了大景别。空旷的厂房,巨大的钢铁机器,工人在其中活动,显得如此渺小无力。这些工人们曾经是鼎盛的大工业时代的一部分,大厦将倾,当代表着一个时代大工业理想的“工厂”轰然崩塌,当几十年的家园“艳粉街”一同沦陷,这些蝼蚁一般的普通工人们根本无力抵抗,只能被裹挟着,听天由命。

就是那种末世气息,等待,消磨,在末日到来之前,百无聊赖的活着。

从事铅冶炼的工人们,来到疗养院,治疗铅中毒,他们聊天、打牌、喝酒、唱卡拉OK。他们坐在电视机前,电视播放着成人电影,镜头依次移过他们的脸,每个人都是麻木、漠然的表情。他们去小池塘里捞鱼,一个工人淹死了,尸体也只是被抬着,从镜头前一晃而过,连死亡都轻描淡写,仿佛他们的生命不过卑微如草芥一般。

还有《艳粉街》里,那些狭小昏暗的屋内的镜头,有的老人闭着眼睛躺着,有的人独自坐着抽着烟,电视都在响,没有一个人在看。前半部还算是热闹的,到结尾时艳粉街几乎快被拆干净了,远景,又是冬天一片灰白的雪地,仅剩的几间房子里,一个人钻出来,落幕。就如同开篇的彩票活动现场,短暂的喧闹之后,迅速归入败落,只留下一地纸屑。

 

贾樟柯曾经说过一句话:“当一个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不能因为要往前走,就忽视那个被你撞倒的人。”我想,《铁西区》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导演王兵用他的镜头纪录了一个转型中的时代,关注了那个时代影响下的人们。这段历史不会再重现,但《铁西区》让我们记住了这个时代,记住了这些人,而《铁西区》这部纪录片,也会因此被记住。

 

(10新传张涛)

 

 

 

电影节活动

竞赛单元
非竞赛单元

Copyright © XMUMOVIE.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2021512号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厦门大学大学生电影节组委会     邮编:361005     E-mail: xmumovie@163.com       联系电话:18959200905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951号